2007年8月31日 星期五

我的攝影報《一位母親的旅程/普利茲特寫攝影獎》


2007 **普利茲特寫攝影獎** :**一位母親的旅程* 在近日揭曉的第 91屆普利策獲獎名單中,《薩克拉門托蜜蜂報》攝影記者蕾妮拜爾憑藉《一位母親的旅程》一舉拿下了*普利茲特寫攝影獎*。
2005到 2006年間,*蕾妮用了近一年的時間,記錄下單身母親辛蒂( **Cyndie** )是如何用自己的愛和耐心引導著兒子面對死亡*。

故事中的母親辛蒂,曾經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。
作為一名單身母親,辛蒂在生活中表現出了常人所沒有的堅強,她靠自己的雙手養活了包括德雷克( Derek )在內的五個孩子。

就在2004年底,更大的災難降臨到了這個不幸的女人身上,辛蒂的小兒子德雷克被 查出患有成神經細胞瘤這種罕見的癌症。為了給兒子治療,辛蒂放棄了原本髮廊和燈具 店的生意,全心全意陪伴在兒子身邊,直到生命的盡頭。

整組故事都採用了黑白照片的拍攝方法,我們在欣賞這組照片時,能深深地感覺到攝影 師已經完全融入到了主人公的家庭,和他們親如一家。

普利茲評委的點評是:"這是一 些如此親密真實的瞬間。"
獲獎後的蕾妮接受採訪時說,"我所做的是將這個故事冷靜地告訴讀者,另一方面,能 夠見證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,是能夠帶給其他家庭希望的。

《一位母親的旅程》其實是 一次探索, *我想展示病患家庭在面對經濟危機時所表現出來的困惑,還有健康護理工作的很多不 足,更重要的是,讓人們去體會一個孩子死去時的巨大悲哀。

得知蕾妮獲獎,故事中的母親辛蒂也打來了電話,"我就知道她能獲獎!德雷克在世的 時候很喜歡蕾妮,他總是說蕾妮一定會獲獎,你看,他說對了!要知道,在德雷克最後 的日子裏,蕾妮一直都和我們在一起。

母子比賽,辛蒂光著腳,推著兒子德雷克在醫院的走廊比賽,為他打發漫長的等待。

醫生則在化驗 室確認德雷克是否適合幹細胞移植,這是治療成神經細胞瘤最好的方法。

德雷克在 2004年 11月被診斷出患上了成神經細胞瘤,這種罕見的癌症一般發生在兒童身上,治 癒的可能性極低。 *相依* 孩子,母親,一個是另一個的世界


★ 2005年 7月 25日 ,辛蒂在得知兒子德雷克必須做手術切除腹部腫瘤時擁抱德雷克 。 *辛蒂給兒子德雷克做頭部按摩* 一切都可以放棄,惟獨不能放棄兒子 母親希望以這種方式能減輕他的痛苦。"我要竭盡全力使他高興,看到他微笑。"為此, 辛蒂放棄了髮廊和燈具店的生意,來照顧生命垂危的兒子。

*德雷克頑皮的爬到醫院的外牆上玩耍*
*哥哥** Micah** (左)和媽媽(右)的安撫*
★*德雷克似乎感覺到了媽媽的悲傷,試圖安慰
駕馭人生* 因為來過,所以母親想孩子應該去嘗試

★辛蒂意識到兒子永遠也不會有機會拿到駕照,不顧破壞交通規則讓兒子開一回車。 2006 年 2 月 9 日
★*"媽媽,帶我回家" * 孩子的哭,母親的痛

★"媽媽,帶我回家 . 我不行了!你聽到了嗎 ? 我不行了!"當媽媽說服德雷克接受治 療的時候,德雷克哭了。 *玩耍** * 病痛之中短暫的快樂時光 辛蒂總會想辦法幫兒子擺脫恐懼,在接受了一次治療以後,母子一起玩耍。 *安慰** * 母親,首先要自己堅強 辛蒂安撫好朋友 Kelly(左)。知道德雷克時間已經不多,辛蒂給德雷克寫了一封信告 訴他在對抗癌症的時候非常勇敢。




倒在病床前的疲憊的母親** * 24 小時太短,母親想用自己的一生去守候 把一束鮮花放到兒子床頭後,疲憊的辛蒂倒下了。此時德雷克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了,需 要媽媽24 小時守護。
辛蒂支撐著兒子走路 ** * 母親的支撐,可能留住孩子的明天? 辛蒂支撐著兒子走路,德雷克腹部的腫瘤開始擴大,以前的褲子都不再合適了。另外, 德雷克腦內腫瘤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他的視力
德雷克向媽媽發怒,這樣的責怪,母親的心落淚了嗎?

德雷克向媽媽發怒,責怪媽媽沒有使他健康起來。辛蒂說:"你要冷靜一點,這是幫我 也是幫你自己。" *留不住生命,就坦然面對死亡
★辛蒂與朋友Patrick討論他是不是可以資助她一些房租以及葬禮需要的費用。辛蒂希 望政府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,以便那些跟他有著同樣遭遇的家庭,不需要再忍受經濟和 精神上的雙重煎熬。

德雷克親吻媽媽,旁邊是他六歲的妹妹

在母親的懷抱中接受治療

德雷克最後一次出門

母親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悲傷

面對即將離去的孩子,母親的心流血了 ,醫院打算給11 歲的德雷克注射鎮靜劑讓他"安靜的死去",辛蒂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悲傷 。

*2006 年 5月10日,兒子離母親而去"因為我們相信,天堂裏也有母親陪伴" CD 機正在播放"因為我們相信",辛蒂抱著生命垂危的兒子,"真不錯,寶貝,我愛你! 勇敢男孩,我愛你……"。不多久,德雷克躺媽媽的臂彎裏去世。

2006 年 5 月 10日 *送別** * 這一刻,你在天堂,母親留在塵世 辛蒂在兩個兒子和幾個朋友的陪同下把小兒子德雷克的棺材下葬。

~轉自友人分享~

1 則留言:

韋中哥 提到...

看到那張受苦吶喊的照片真的很感動
感覺似乎真的聽到那名小男孩在耳邊
呼喊一樣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