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

我的日記報《桃紅色的晚上》


凌晨兩點20分,聽著濃厚鄉愁的歌
不知名的大陸口音就是有種稍帶苦澀的思念
吉他的簡單旋律加上可能是二胡的聲音
繞在耳朵之間、迴盪在腦子裡面
又一個不知名的感覺帶我回到某個桃紅色的晚上
赤裸的我們,混亂的思緒
一個不會再說起的以前
我們...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