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7月22日 星期日

我的日記報《悲情心理‧悲情人生》


老媽又再跟我交代她的後事了...(這大概是第27遍了)
聽老媽說,她從年輕時就有容易焦慮的個性,不管是在排隊時如果她身後站了幾個人她就會開始焦慮緊張,或是等叫號時也會耐不住性子在那邊走來逛去(這樣似乎對他來說等待的時間有加快到..)。

我常常覺得,妳的想法跟心情會連帶影響你的身體,我相信我老媽就是個很好的例子,就算老天爺讓她得到血癌,她似乎都還不能領悟,該是讓自己輕鬆的時候了。

在我眼裡、心裡,她無時無刻都在惦記我們一家大小,吃的、用的、花的、家事的...等等,總是有擔不完的心(每位母親應該也都是這樣...我給所有媽媽一個最溫暖的擁抱)每個家都少不了一位這樣奉獻的母親,我所希望的是,我們都長大了,能夠一起分擔或是減輕她們的操勞,我更希望的是他能出去旅行,享受後半輩子,要努力的、要做的,我們來做...真的。

我常常換個角度想,得到癌症未必完全都是不好的,這個疾病發生在我家我最愛的人身上,也讓我體認到,我們都需要放下腳步,看看自己到底想做什麼,什麼樣的事情能讓自己真正的開心,總之就是
《讓自己有些時間可以享受自己》《讓自己快樂一些》

沒有留言: